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 任口网 > 文化 > 大咖共话北京文学70年:有深厚传统,更有新声与新变

大咖共话北京文学70年:有深厚传统,更有新声与新变

任口网 2019-11-05 17:40:30 热度:1614}

10月18日,在阳光明媚的北京广场正阳门下,“新中国70年,北京文学的荣耀与梦想——第四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隆重举行。围绕“沧桑辉煌——北京文学70年”、“沃土深厚——北京文学在进步”和“使命责任——北京文学未来”三个方面,与会学者、作家和评论家进行了深入探讨,系统指出了北京文学在新中国70年的成就,回顾了北京文学在新中国70年的发展历程,展望了北京作家在新时期的使命和责任。论坛由著名评论家、中国系主任、北京大学教授、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陈晓明主持。

北京应该有伟大的作家和作品

北京是全国的文化中心,也是当代文学的重要场所。新中国70年来,北京文学始终站在时代的前沿,敏锐地反映社会现实,引领全国文学潮流,创新和推动不同文体的创作潮流,贡献了一大批优秀作家和作品,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著名作家、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梁萧声在回顾北京文学发展时表示,从1949年到20世纪80年代,北京的作家队伍在全国文坛耀眼夺目。老一代、中年一代和年轻一代的作家在这个国家都很有代表性,并获得了许多以往奖项的优秀作品。进入20世纪90年代,北京文学开始从主题向日常生活转变。关于北京文学的历史和现状,他认为,对于广大文艺工作者来说,不仅研究一个城市的过去,而且研究这个城市的现在和过去的关系以及如何写现在,是一个新的课题。

著名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庆邦说,北京一直是一个文学中心。从古代的曹雪芹到现代的老舍、曹禺和史铁生,包括今年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五位作家,都是北京人或居住在北京的作家。这一立场是无可争议和不可动摇的。他还强调,为了建设一个国家文化中心,北京首先应该成为一个文学中心,这应该在机制和制度上得到保证。我们不仅需要“硬件”,还需要“软件”,比如伟大的作家和作品。这些在聚集作家、培养新人和创作更多文学杰作方面发挥了真正的作用。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这样一个国家文学中心。

著名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宁认为,作为中国当代文学史的教师和研究者,通过深入系统的研究,他对北京城市文学史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从人文地理学的角度来看,北京的空间是以城市的形式容纳历史的。新中国70年的文学史写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北京的文化遗产不仅指过去的历史,还指创作者、研究者和文学出版物,以及这里酝酿的文学潮流和文化现象与北京城和中国当代文学史之间的关系。这种浓厚的文化氛围和悠久的文化传统已经成为造物主成长生活中的营养。

年轻的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莉对“70年来北京文学的新声音与变化”这一主题提出了自己的理解。她认为当前的北京文学有两个内涵:一是指老舍先生发展起来的用北京语言描绘老北京人情的“新声”,是北京文学非常重要的基础;第二,它指的是“新变化”。作为一个文学中心和文化中心,北京汇集了中国最好的作家和学者。他们在北京富饶的土地上吸收了文学的精华,创作了新的作品来描写北京人的精神生活和北京人的不断变化。这就是“伟大的北京文学”的概念。

传统是继承的先驱。

“文章是同时写的,歌曲和诗歌是同时写的”。北京通过种植文化积淀和传承文化遗产,深深植根于北京文学的沃土。北京的文艺工作者坚持德才兼备的原则。他们展示了北京文学的优良传统。他们睁大眼睛看世界,用宽广的胸怀书写北京,描绘这个时代的精神地图,充分展示北京新时期文学的魅力和精神。

著名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宁愿做《十月》杂志的前副主编,站在编辑的角度,谈《北京文学》的发展与创新。他举了一个例子,十月杂志以独特的视角率先提出了“大中篇小说”的概念。先后出版了一批以石一枫为代表的青年作家的8万至9万字中篇小说,在全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刚刚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徐陈泽、新散文运动的代表周晓峰等作家都是北京文学的骄傲。在“连续”时期,北京文学可以创作出一批在全国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它与北京文联、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和《十月》、《北京文学》等杂志组成了一支联合力量。这与关注青年作家的发现和培养密不可分。

年轻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周晓峰谈到了北京文学的继承和发展。她认为传统是先行者继承的。我们今天的写作不仅得益于过去对北京文学的收集和营养,也是未来北京文学的铺垫和基础。随着北京城市的快速发展,文学必然会发生变化。今天的北京文学以开放和宽容为特征。我们需要用自己对生活的感知去深入地种植它,写下我们在这个城市看到、听到和感受的东西,并吸收北京所蕴含的文化营养。

文学评论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李林荣从文学史研究和文学理论批评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强调,在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学的叙事下,北京的文化身份和北京地理的意义具有独特的意义和贡献,而这种贡献在地理背景和历史空间背景方面往往容易被忽视。

年轻作家兼《长恨歌选》主编傅秀英分享了他在《异乡》和《陌生人》中的创作经历。她说,她作品中主人公从村庄到小镇,再到省会和首都的成长道路正是一代“新北京人”的成长经历。她还说,当北京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可以用自己的作品不断精耕细作,诠释这个城市在时代潮流中的精神、氛围和神秘,成为一名作家是一种极大的荣誉和幸福。

写当代北京需要新的“城市语法”

文学继承了北京的时代精神,承载着北京的城市记忆。宏伟的新时代要求作家与人民同呼吸,与时代共命运,创作弘扬时代主旋律、彰显北京新时尚、提炼经得起历史和人民考验的传世作品。

年轻的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青香在北京文学中提出了“城市语法”的概念。他认为北京不再只是一个地理上的北京,而是一个更加国际化和多维的北京。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城市语法”来重建我们的写作。这种“城市语法”不应该由巴尔扎克或波德莱尔命名,而应该是北京作家独特的写作风格。只有这样,北京文学才能真正达到世界文学的高度。

当代杂志的年轻作家兼编辑石一枫说,中国人多年来对社会和精神生活“时光飞逝,巨变”的感受最集中在北京,几乎所有变化的迹象都会首先出现在北京。这种“症状”是北京作家写好北京、真实而深刻地书写历史的独特主题优势。同时,书写这些变化也是年轻作家面对未来、面对挑战和困难的责任。

年轻评论家丛陈至分享了三部在他看来具有北京文学特色的作品:王蒙的《一个来自组织部的年轻人》、刘吴昕的《班主任》和王朔的《空中小姐》。在他看来,这三部作品敏锐地把握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现象,反映了北京的特点和文化。由于北京的复杂性和特殊性,该市具有优于其他城市的优越地理位置。北京为作家提供了一个思考与世界关系的写作视角。谈论北京文学与未来的关系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年轻作家郑雯讲述了自己的一个小故事,并谈到了他作为北京的文学创作者的“爱与恨”。她说北京有很多宏大的叙事,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人生活在这里。作家有责任记录人和时代,人和这些命运的洪流。

彩票江苏快三

上一篇:现实告诉我们:你有多努力,才能有多霸气
下一篇:马云真没骗人:不算熟,赵薇与阿里渐行渐远,疑合伙公司悄然解散